<address id="l55b3"></address>

    <em id="l55b3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l55b3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l55b3"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l55b3"><nobr id="l55b3"><nobr id="l55b3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l55b3"><nobr id="l55b3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55b3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社會民生  >  

            知名作家孟德明講述燕趙文化:冀中平原的易水河白溝河是條重要文化帶

            來源:廊坊傳媒網時間:2020-11-24 15:16:58

            記者 張甜歌

            冀中平原東西有一條無形的線,它是“燕趙風骨”文化的集中展現帶。歷史上,它從兩條河流體現出來:一條是兩千年前因荊軻成名的易水河,即燕趙邊界;一條是一千年前的白溝河,即宋遼國界。

            文化沙龍現場

            在歷史的長河中,恰恰一些歷史人物出現在這里,一些重大事件也在此發生,使兩條河流具有了文化意義。11月21日,廊坊歷史文化沙龍2020年第7期在廊坊市圖書館舉行,知名作家孟德明以易水河、白溝河為線,講述燕趙風骨流脈及其展現。

            有種力量推動形成冀中文化特征

            “有誰看到過河水泛濫沖擊出一個大平原?我們腳下的土地就是,它是由此前多年的大片沼澤地逐漸沖擊而成。”據孟德明介紹,最近有資料考證,冀中平原以東,最晚到東漢時期,黃河從河南沿著太行山東麓大峽谷,在保定的徐水一帶折向東,經過冀中平原匯入渤海。后來淤積改道,才從河南東流。

            孟德明說,“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”。所謂“一方水土養一方人”,據史書記載,這一帶的人性格多有質樸、尚義、多專經術的特點。性格決定命運,一幕幕振臂一呼、應者云集的故事久演不衰。形成了其獨特的燕趙風骨、豪情文化。孟德明從時間概念上,將三關一帶的從前、現在與未來梳理出由燕趙交界到宋遼交界再到今天雄安新區以及其“千年大計”未來展望的線索。

            今日白溝河

            “燕趙風骨”與“三關文化”的某種暗合

            “冀中平原是中原農耕文明與北方游牧文明的碰撞區與融合點。歷史上,冀中平原的兩次邊境經歷,表面上看是簡單的在此發生,其實是背后文化力量的推動。”孟德明說,燕趙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。

            “宋遼四十年戰爭,是兩個文明之間的沖突。自宋朝澶淵之盟(1005年)后,宋遼邊境有了長達120年的和平穩定局面,‘三關’逐漸成為宋遼經濟交流、文化交融的地方。”孟德明說,所以把三關稱之為‘秘境’,除了這一帶環境復雜、兵家必爭之外,還有對歷史的一種指向。總而言之,‘三關’是歷史,也是文化。

            雄安文化為冀中文化注入新內涵

            2017年雄安新區在冀中平原設立,這一舉措是政治的、經濟的、必然也是文化的、歷史的。自此,冀中平原文化除了三關文化、白洋淀文化,又有了雄安文化,這些都是響當當的文化符號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我們敏感地捕捉,賦予歷史以時代的力量,它就會煥發生機活力。”孟德明說,從“三關”看歷史的機遇與選擇,公元959年,后周顯德皇帝周世宗柴榮帶兵親征北伐遼國,很快收復了瓦橋關(今雄縣),益津關(今霸州)一線。緊接著,柴榮做了于瓦橋關置雄州,益津關置霸州的重大舉措,影響至今。“設了州,就要有人。柴榮開始從山東移民,大舉筑城,所以有了由關隘的軍事駐防向發展經濟、穩定群眾生活的城鎮化邁進。”孟德明說。

            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耐人尋味

            認真梳理就會發現,這一帶出現了一系列重大事件:督亢之地、劉關張興兵、安史起兵、燕王遷都北京,這一帶由邊境成為京畿之地,有著很深的蘊涵,值得我們研究。涌現的歷史人物更是耐人尋味:高唱“風蕭蕭兮易水寒”的荊軻,冒死為秦王擊筑的高漸離,漢代經學大家韓嬰、抗擊石勒的劉琨,大謀略家后周顯德皇帝柴榮,大事不糊涂的宋相呂端、誓死不過白溝河的張叔夜、在驛館題壁抒懷的文天祥,“老釋之學、醫藥皆洞究”的杜瑛、直言敢諫的楊繼盛等等,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躍然紙上。

            “文化是一個地域一種相對穩定的展現,從燕趙邊境到宋遼邊關,是偶然中的歷史必然,燕趙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,我們有理由深入研究,這是時代的責任。”孟德明說。
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更多>>

            色偷拍自怕亚洲国内精品